欢迎光临澳大利亚江苏总会

走近TOP!走近Park • 韦祖良!

走近TOP!走近Park • 韦祖良!

—访澳洲托普地产投资集团董事总经理Park•韦祖良


他曾是一名来自中国的留澳学生,在告别紧衣缩食的求学打工忙碌生活后,跃跃欲试初涉商海。在悉尼的硅谷开过咖啡店;经营过自行申请获得经营权的News Agent(书报店)及Lotto(彩票)业务;在澳洲海鲜声名远播中国,从事过海鲜贸易;也开过设在中澳两地的移民公司,为中国中高端商务人士来澳发展提供便利;当法国红酒“拉菲”以二万余元人民币一支突破天价时,他早已将澳洲的红酒摆上了中国的酒廊及大超市的货架上;这一切炙手可热的商务热点,他均追捧过,有过浮云蔽日的阴霾,但他绝不气馁,蓄势待发、奋起直追,收获颇多的是阳光灿烂的日子。

如今,投身澳洲地产界也有近十年,年轻的“托普”,早已突破过亿澳元的骄人销售业绩,创造了何止几个地产业经典传奇故事,令同行刮目,他感受新经济带来的那种刺激与快意,在傲视群雄回望奋斗岁月而感怀万千……



在这辞旧迎新、新桃换旧符的浓浓年味中,一个夏日的午后,清风拂面。前两次相约本文的主角,均因不期而至的事务而无法抽身。今天如愿以偿终能成行。

笔者来到悉尼唐人街附近的工党大厦,这座曾经孕育与见证澳洲工党成长风雨历史的办公大楼,推开了澳洲托普地产投资集团的玻璃大门,在前台小姐的笑靥下引进了该集团董事总经理Park•韦的办公室。 Park•韦是十余年相识的老朋友了,在朋友圈中他以创意无限、头脑灵活、生意源源不绝而著称。他个子不高,戴着副眼镜,给人感觉就是干练,永远充满着一股朝气。尤其是镜片后的一双闪烁着睿智双眼,给人印象颇深。

他的办公室有点局促,办公桌上除了台电脑、电话外,均被各色文件淹没,高高叠起的书本与文案摇摇欲坠,窗沿上有几个充满异域风情的小摆设,为这严谨的办公室带来些许艺术情趣。透过窗户能俯瞰悉尼情人港的一角,一片郁郁葱葱的新绿,生机盎然。

几句寒暄客套后,谈话进入主题。廿余年前的留学打工生涯,沧桑岁月首先被撩开,那些节衣缩食,独自拼搏的往年旧事又被重提。

一. 原始积累,求学打工阶段。

他曾是上世纪八十年末来澳求学大军中的一员,他从来没有想过这辈子会出国,那时没有地域概念,注重的是能让自己开拓眼界的经历,探索新知,感受挑战的滋味,被时代的潮流推向了出国之途。那时更没想过以后会当一位从事圈地建房开发的地产商。

离开江南美丽的水乡城市,怀揣着改变自己,开拓展望未来的美好夙愿,象只离巢的小鸟,用自己的羽翼飞抵这南太平洋岛国——澳大利亚留学。

行装甫卸,就急于学校报到,在回家的路途上就开始地毯式的找工体验。在烟雾弥漫的餐馆厨房手忙脚乱、在食品冷库感受寒冷与沉重的体力活、在跑马场领略别人狂欢而独享那份苦涩、在语意写梭心不在焉地学过英语……这一切如今看来是如此的重要与关键,它就是成长中一段平凡而又伟大的过程,认识社会、了解社会、辅助求学是成长中最有价值的课堂。金字塔TOP处是个顶尖,而塔基是有千万块宽厚的基石垒起,这众多的社会方方面面的体验正如这基石,塔基扎实后才能向上攀登。

这些循规蹈矩单调的打工生活,练就了他首先自食其力的生存本领。虽然节衣缩食、囊中羞涩,但有理想抱负,这才是可贵之处。

当来澳后第一缕理想的阳光照进现实就是,当众多留学生还在澳洲磨合期间,当留还是走得争论成为街谈巷议时。Park•韦在94年出乎大家的意料,用仅有的打工积累资金率先买下了悉尼内西区的全新二房单元,举座皆惊。那时对众多留学生来说无非是天方夜谭,许多人还未敢想之举。而Park•韦不仅早就想过,而且在付诸实现。那时,大部分中国学生居澳权还未得到落实,如此大胆的举动确实令人感到冒险。而就这样的冒险才会成就以后的地产商。时过境迁,事实证明,在94年澳洲房价处于极低位时买入,一套房在几年后抛出,收益部分远远胜过打工几年收入的总和。赢得先机,捷足先登,关键是观念。有价值的创新观念才会正确地主导理财,从当前能设想到未来,这就是独到的商业头脑与眼光。

二. 涉猎多种商机,实现初创期的起飞。

聆听Park•韦祖良商海之路的感怀与经验教训乃至心灵感受娓娓道来。

当获得居澳权后,Park•韦祖良寻找生机,设想摆脱打工现状,找寻那片属于自己能伸展拳脚的地方。那时有部同属留学题材的《北京人在纽约》引起全球华人注目,他也抽时间看了几集。但他更感到《曼哈顿的中国女人》的励志奋发传奇故事,更刺激。他心旌荡漾,立志要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新天地。

万事开头难,他四处出击,洽谈联络。几个月来,从商事宜还未一撇,他深感郁闷。但他深信在这世界上,总有一件事,留给自己干;总有一条路,适合自己走。崎岖的从商之路终于被有心人打开了,在悉尼North Ryde(北莱德),有悉尼硅谷之称的地方,插上了涉足商海的第一面旗幡。他落脚开了家咖啡馆,每天迎来送往那些比尔•盖茨、史提夫的追随者,与他们不着边际地大侃世界新科技的发展,经营过Take Away(小吃店),每天运作如飞式的做着“三明治”与“汉堡”,做炸不完的“薯条”与“鱼块”,还盘下一家市口的街面商铺,自行申请繁文缛节的News Agent(书报店)与Lotto(彩票)业务,一来二往,多个回合后,获得了许可经营各类书报杂志及终端传送的博彩业务。原来的小商铺,终于披上了这两件亮丽的新装,繁忙的业务使他始料不及,几年后,他将这家店卖出,又赚了大笔资金,这最大的卖点就在其中。随后他也做过众多桩小生意买卖的代理商。

当澳洲良好的住房环境及优越的教育体系,受到不少中国人的青睐,澳洲的商务移民条例在中国实施开放后,他在横跨中澳两地间开设移民公司,为中国的中高端商务人士移民澳洲再图发展提供了帮助,并也为中澳两地间贸易商务、经济交流身体力行。

那时声名远播的澳洲海鲜成为中国上层人士餐桌上的尤物,他也从事过澳洲南太平洋与塔斯马尼亚的龙虾、皇帝蟹、鲍鱼的海产品运往中国。

当法国红酒“拉菲”在中国一线大城市买价扶摇直上达二万余元人民币一支时,而此时他早已将澳洲的“奔富”、“杰思卡”等品牌红酒放上了中国大城市的酒廊与大超市的货架上。这些热门商机,他均追捧过。有过浮云蔽日的阴霾,但从未气馁、蓄势待发,奋起直追,收获颇多的是阳光灿烂的日子。

涉足商海后,他会心无旁骛地投入应扮演的角色,从小店老板到移民公司的总经理,从一身鱼腥的海鲜商到给人买醉的红酒商。他时时感受那种莫名的刺激与疲倦,虽然有时感到生意顺风顺水、游刃有余,最神奇的是,本是无望的生意就这样变成了抢手的“香饽饽”。

他说,经商就是这样,有时候兴之所至,你甚至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一切竟就这样水到渠成了。有些东西,象灵感昙花一现,无法揣摩透彻,就结束了,只有留给你的是快意与心跳。当然这些,不排除日积月累的经验与实际操作过程中的那种心灵感应,看似平淡无奇,也许早在掌控之中。这也许指的就是专业素养,这要在长期的商海摸爬滚打历练中才会具备这种专业素养。外行看似不复 存在的东西,其实早就孕育其中。

这许许多多的从商经历,犹如整个商途炼金术中的一个个重要环节,非同小可,内心经历过的冷暖甘苦只有自知,只有在经历咀嚼成功后才会感到甘甜。

三. 华丽转身,投身地产界,创造传奇,开拓新天地。

谈起投身地产界,韦祖良先生口若悬河如数家珍地讲他入行地产界的传奇故事来。

当时光的脚步迈入新世纪,Park•韦祖良的从商理念也在进行重新规划与调整,随着中国商务等人士来澳的不断增多,也看到了澳洲良好的地产市场运行机制,他相信这个市场定会有发展的商机,加以了解分析这些因素后。他就下定决心来个华丽转身,从以前众多的商务中抽身集中精力专攻地产。他报读了相关的地产课程,那时学此课程的相对华人来说,少有问津。他两耳不闻窗外事,Fulltime学习地产,从一个地产界的外行,到初步入门。自掏几千澳币学费,重新回炉学习。学习的过程也不轻松,但他发奋努力,需一年读完的地产课程,他只用了三四个月就全部读完通过考试,以优异的成绩获得此类从业证书,从此他认准了地产行业,开始摩拳擦掌加入澳洲地产业,成为这行业中的一名不屑一顾的新兵。

刚开办地产公司,与众多的同行一样,代理客户或开发商委托的房屋推向市场进行Lease(租借)或Sale(出售),这是澳洲众多地产代理的常见的业务,市场不景气,三天打渔,两天晒网,有时几天才有一笔业务得到成交,还极费口舌。

2001年现在的公司入驻悉尼工党大厦,开始规划调整一些经营方式。但那时的悉尼市场不温不火,难以驾驭。对新公司的发展带来非常不利的外部因素,要寻求突破也变得谈何容易。2004年初,悉尼房地产市场在不见好转中又向低谷滑去,这对刚刚开始成长的“托普”公司,是一记致命的打击。这些外部环境不适宜它的成长,只有逼着它,要想生存、要想发展,只异地觅食寻找另外适宜的环境,才能有所突破。 在这危机中,Park•韦祖良没有退缩,积极寻求突破口,与公司的几位决策者每天讨论研究可行性方案,并重新审视公司原有的一些经营方式,在集思广益,换个思路求发展的观念下。2006年公司决定率先进入那时比较活跃的昆士兰地产市场,公司集中精力将主攻业务变为销售昆士兰房屋。

昆士兰房屋率先在当地与悉尼刊登广告,那些美轮美奂蓝天碧海畔的全新独幢House(别墅)仅只廿万澳币左右,吸引了购房者的眼球。公司的业务开始活跃起来,上门洽谈此房屋的客户也有兴趣。在这批购房者中,主要是一些中上层人士,有的有余钱,为家庭购置度假圣地考虑,但更多的是解决了不少成功退休人士抵御悉尼的冬季时迁移到昆士兰过冬的候鸟式的归巢老人。他们购置房屋,付了首期后,平时一般出租,以租养房,冬季或假期自行北上小住,感受碧海金色沙滩的春天温馨的惬意时光。

在昆士兰的短短几年中,2006年,我们自行在93 Dixon St. Sunnybank QLD建造了3个House(别墅),2007年——2008年,在163 Petersen Rd.Morayfield QLD自行申请DA 获批,自建21个House(别墅)和Land package等,而且全部得以售罄。

在昆士兰潜伏越冬的短短几年中,公司几乎是放弃了悉尼市场,但这种迂回的战略决策,使公司躲过了悉尼地产市场的严冬。在昆士兰“托普”不仅建立了人脉关系,寻找到了发展的先机,更是锻炼了队伍,淘到公司发展期的第一桶可贵的金子,初尝掘金成功后喜悦与刺激带来的兴奋,使公司卓有成效的发展推向更高一层。这首战昆士兰告捷充分说明公司的营销策略对路,掌握市场的风向标,寻找商机,避开不利因素,才能获得发展机会。

当我们满怀信心在昆士兰高歌猛进时,也就是昆士兰房产市场迈向顶峰之际。在此时Park•韦祖良凭他多年职业的敏感嗅觉预测,感到市场开始转向,打扫战场,尽快出手余留的房屋,又一次华丽转身,撤退移师。昆士兰市场的低谷果真来临。

韦祖良先生不无感慨地说:自己就象一条在水中欢游的鱼儿,最能感受不明水流或污水浊流危机的突袭。事后证明,躲避危机、乘势抽身的应变决策正确。

当“托普”告别昆士兰一段练兵立马掘金成功的战役杀回悉尼后,悉尼的房地产市场已从阴霾转为阳光,他们又迎来了发展的大好时机。假如没有昆士兰市场的掘金的支撑,也许“托普”会在成长中就夭折、不复存在或奄奄一息,至少不能壮大。商机就是战机,稍纵即逝,失去了也许不会再见。

2009年公司以崭新的姿态全面进入悉尼地产市场,比肩与众多地产开发商拥有同等公平、公开展开正常的竞争。

转身悉尼地产市场后,公司密切注意市场动向,关注一切有利因素,寻找战机。

在接洽悉尼西南区Beverly Hill(比华利山)时,我们显得小心谨慎,不敢轻易出击。这块空地闲置已有多年,不被同行看好,有如一个弃之路边烂山芋无人问津。我们多次察看现场,针对一切不利因素逐一排除,经过多次梳理比对得出了可以开发的决定。这一决定虽然有一定风险,但我们寄于很大的成功希望。要在同行中标新立异,只有干出一点成绩来,在众多同行弃之之地上,他们不干,我们干,在没有可比性、没有参照案例的情形下,我们齐心协力要开创了“酒香不怕巷子深”的经典。

在11—17 Brood Arrow Rd,Beverly Hills, DA批建23个Townhouse/Villas,经过11个月的平整土地建造,终于在2011年8月竣工入住,从而开创了Beverly Hills住房历史的最高价,也成为了Beverly Hills区首个全新Townhouse/Villas的发展项目,为Beverly Hills摘掉了低价的帽子。当我们收获以高额投资的回报时,欣喜难以言表。

当弃地上旧貌换新颜的楼房矗立在我们眼前时,那收获的不仅仅是金钱,那些甘苦、那些别人弃之一旁难啃的骨头我们迎难而上,托普集团一战成名。悉尼地产开发首战告捷后,在西人和华人同行中已小有名气,这一战役,完全可以规录到悉尼地产经典之成功案例。

悉尼北边重镇Chatswood(车士活),在火车站附近有幢烂尾楼。几年过去了,这幢烂尾楼成为当地政府一桩难以解决的心病,动过脑筋,均未见效。烂尾楼确实有碍观瞻而影响该区域的市容市貌,众多房地产同行对于开发这烂尾楼也毫无兴趣,当地政府感到这一难题,要尽早排除,但几经发布相关改建信息后均无人反应,没人接盘。

又是“托普”公司。加紧与当地政府联系,了解该楼详情后,加以认真仔细逐项研究,制定可行性报告,现场勘察、现场会议。再与当地政府多次谈判,获得便利与优惠条件。

公司高层为此举行多次专题会议,韦先生力排众议,决定出击在拍卖会上击败对手成功拿下这项目。这个棘手的项目接手后,开始运作顺风顺水,但困难不可避免,由于事前有准备,这些困难均在意料之中。改建后该楼共设22套公寓、八层楼电梯房。推向市场后回报颇丰,艰苦努力了十个月后,又以高额投资回报结束。这同时也是华人地产开发商首次成功的将烂尾楼变成金凤凰的成功案例,也让澳洲主流社会地产界对托普集团韦祖良先生刮目相看,Chatswood开发的成功奠定了托普地产集团在澳洲主流社会地产界的地位。

昔日Chatswood火车站那幢烂尾楼,已然变成如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成为该区火车站旁地标之一。这惊鸿一瞥也着实让地产同行深感惊讶!这一案例的成功,充分说明地方政府与地产开发商双赢的范例,不仅是双方的关系得到巩固与发展,更是解决了当地政府长期难以解决的棘手问题。“托普”的声誉再次鹊起,被同行广为传扬。

面对成绩,Park•韦祖良这样说道:诚然,对每一块地、每建一座楼、每片围绕着住房的绿化等等,我和我的决策者都经过深思熟虑的研究、体察与感受,对这些专业性的评判标准,你必须倾听来自各方面的意见,当然有建筑专家,也包挂施工建造及即将入住者的建议,触类旁通,汇总后加以取舍到层层筛选,有时与当地政府谈判是一个漫长而又必须坚持的过程,也许从开始规划起妥协就是不可避免的。双方都在朝着各自最佳的方案前行,因为只有不断地将你最好的设想观点摆出来,双方努力找出新的办法来共同付诸实现,这才是我感到最开心的时刻。

韦祖良先生还深有感触地说:涉足房地产后,他心无旁骛地投入到应扮演的角色中去,有时在未开发的地块是个开发商人,在当地所属政府面前又是个谈判专家,在施工工地又是一个协调员,在推销房产时又是十足的推销员。这替换不定的角色都要集于一身。在工作中,在实施一个方案中有时冲锋陷阵,游刃有余,最神奇的是,那些无法理解、破译的难题,犹如神助就这样解决了,随后胜利就在招手了。这些神助也许指的就是专业素养,只有具备了这种精到的眼光与实力,设想整个进程的主要问题,可以有十足的把握了。

一个华人的地产开发商,犹如路边一幢普通没有特色的房子一样,在众多的澳洲同行中忽略不计、不屑一顾罢了。而如今的“托普”,一个响亮的名字,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地产公司,成为一个扬名悉尼乃至澳洲地产界冉冉上升的新星。为华人地产界扬眉吐气。

如果以上“托普”的成功案例纯属偶然巧合,不足见证一家真正颇具实力经验的地产开发商的睿智与一贯操守。那么,另外一些案例同样颇具说服力,传奇依旧。

在2012年年初规划地块动工的,173—179 Pennant Hills Rd & Nelson St. T hornleigh。自行申请DA,自己建筑24套Townhouse,将在2013年2月完工,目前正在竣工前的最后阶段,这也是澳洲地产界的奇迹。

这块临近北悉尼Hornsby,沉睡已达30年,一直没有找到属于她的主人,她在等待。面对这片未开垦的处女地,众多地产界同行都知道,但就是没有人真正了解这块尘封已久蒙了层厚厚尘土的黄金,她的价值不被人识,这是她的遗憾。长达30年等待与弃之,人们对她不屑一顾,是金子总会发光。

2011年8月“托普”集团又以漂亮的谈判超低价购得这块地,2012年三月开始为这块弃地梳妆打扮,在3650M2 土地上,规划批建24套Townhouse,目前美丽的妆容已见端睨,旧貌换新颜,惊艳的容貌再次征服了地产界同行,这不仅仅是几幢楼平地而起的简单过程,而是见证一家地产集团对地块所具有的特具敏感成变,更是说明了具备那种火眼金睛的胆识与实力。

目前,坐享成功后收获丰厚,短短的一年半时间,投入1,产出N,托普集团韦祖良先生第三次次创造了悉尼地产界的奇迹。一位悉尼地产界的西人前辈对韦祖良先生说“你太厉害了,Thornleigh案例是我一生所见最成功的地产开发奇迹,你抓住了同时也创造了地产界百年难遇的机会”。谁都会算这笔帐,但风险与挑战并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风险,那也无须挑战,只有当化险为夷,感受挑战的刺激与收获时快意,才真正明白整个过程意义非凡。

52——62 Arncliffe St. Wolli Creek。这地块上市五年有余,而少有问津, 很多所谓的专家、行家均在看地后不是两手一摊、双肩一耸就是嗤之以鼻不抱希望或对前景不看好而不敢轻易出手,而不少生意就是在大家都一致认同这是桩不能做的事,而他却别具慧眼,识得宝石的真正所在而不被那些所谓的假象所迷惑,一眼望穿秋水,直击要害,看到成功后的硕果,这就是另类,常规已经难以超越现实,只有另类、反思、怪招才能奇峰出奇,处于制胜不败之地。韦祖良先生又一次在没有土地规划,别人不看好,或不敢动手的情况下果断出手,以超低价买下了这快4770平方米的工业仓库,自己申请DA最终获省政府特别批准,现在银行评估的土地价就比韦祖良先生刚买下时高了1.7倍,韦祖良先生又创造了一次悉尼地产界的奇迹。

这块地现已动工,设计建造162套1、2、3房公寓,自行申请DA、自己建造,8层楼电梯房,毗邻悉尼机场,临火车站、大型超市、太平洋公路,鸟瞰绿地与水景。2014年中将完工,现已在火爆销售中。 目前托普集团还购买了321 Forest Rd & Bridge St. Hurstville。自行申请DA,45套公寓,255平方米商铺,现已推向市场。

还有34—36 Levey St. Wolli Creek,正在申请DA,批建50套公寓。

还有在谈在看地块不一一在此录用。这些成功建造的房屋与行销过程的策略,足以使年轻的“托普”走向成熟、走向高端、跻身悉尼乃至澳洲地产界的前列。

如今的“托普”已从纯粹的地产开发变成了地产开发、建筑、销售、管理一条龙全方位的全能公司。

笔者也被华人地产“托普”拥有如此辉煌业绩而感动,这不仅是悉尼地产界的传奇,更是在澳华人的骄傲。在傲视群雄、新的历史至高点上,笔者试探地问坐在眼前的韦先生:“如将悉尼成百上千家大小各一的地产商逐一排名,‘托普’会否跻身100强?”韦先生略沉思一下,答道:“若保守说,跻身50强没问题!”令笔者惊讶的同时更多的是钦佩。

当笔者问道今后“托普”的发展前景有何规划。韦先生似乎早已胸有成竹答道:“做好每个楼盘的规划,扩大规模,引领公司登上新的高峰。不排除与中国地产界巨头合作共同开创中澳两地地产开发新项目,再打几个漂亮的传奇战役,实现新的突破!

我们似乎看到“托普”公司正沐浴澳洲明媚的阳光,在前进路上迅跑!去开创新的传奇!新的经典!

四. 回报社会,担当重任,彰显人格魅力!

如今站在新经济高端的Park•韦祖良。虽然收获成功后的喜悦,但他始终严于律己, 低调行事,更是不忘回报社会,积极参与社会活动,勇于担当重任。

目前,Park•韦祖良是澳大利亚托普地产投资集团董事总经理外,还担任澳大利亚中国大学校友联盟主席、澳纽工商联合会会长、澳大利亚南京大学校友会会长、北京市侨联海外青年委员、南京市海外联谊会理事等职,在2013年伊始又被选为澳大利亚江苏总会会长要职。在该会15周年庆祝活动暨新会长、理事会就任仪式,受到中澳两国政府的高度重视,澳洲联邦国会议员、政府下议会领袖、地方市长、澳洲环境部长代表、中国驻悉尼总领事馆领事及澳洲社会各界精英参加Park•韦祖良与在澳300余位家乡同胞在悉尼情人港珍珠号豪华游船上共贺这一庆典。为在澳的父老乡亲提供更好地服务,带领本会发展前进。 在荣誉与光环簇拥中,韦祖良先生除积极参与各项社会活动,还提供活动经费及一切便利,为在澳华人、在澳同胞服务。

在中国钟山脚下的南京市一片浓郁下赫赫有名的“南京大学”,就是韦祖良先生就读的母校,他如今毋忘母校培育之恩,在前几年就已设立以自己命名“韦祖良奖助学基金”,提供一百万人民币,为那些贫困学生提供必要的帮助完成学业。此举受到南京大学及江苏省赞许与欢迎。这殷殷之情、拳拳之心,犹如一股清泉,滋润着莘莘学子的心灵,令他们感受到社会的温情,足以使他们在完成学业的征途上,如虎添翼,坚定信念,投身报效祖国,参与改革开放建成小康社会的洪流中。

韦祖良先生还在中国江苏镇江投资兴办澳大利亚江苏高新科技园区,设立中澳两国高科技交流平台,定期交流,制造及开发新产品,为中澳两国更进一步发展作出贡献。我们可以想象中澳两国共同绘制的高科技发展蓝图已经付诸实现。韦祖良先生回报社会的人格魅力再次令人赞扬。

预祝韦祖良先生的事业蒸蒸日上,再创新高,谱写新篇章!